2019年临沂市公务员考试

责任编辑:hdwmn_ctt

昨天,甘肃正宁县召开“11·16”重大交通事故新闻发布会,宣布涉及此次事故的正宁县分管副县长及教育局长已被停职。教育部也于昨天发文,要求全国立即开展中小学生和幼儿上下学乘车安全排查工作。

  停职问责、排查隐患、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每次事故善后,几乎同一套路。停职,能换回18个孩子的性命吗?排查,可以保证事故不再发生吗?美国每天有近50万辆校车在行驶,运送着超过2500万学生,每年却只有5名学生在校车事故中不幸死亡,而在我国每年有超过18500名14岁以下儿童死于道路交通事故!教育部也承认,交通事故已成为中小学生安全事故意外伤亡中最主要的“杀手”。校车安全事故,一次次以淋漓的鲜血、凋谢的生命警世,再不下决心解决校车问题,就是对孩子们的犯罪!

  解决校车安全问题,只有相关法律法规是远远不够的。虽然2007年9月1日国家就开始实施校车国家标准,规定“每名学生要有一个座位”、“每个坐椅要安装安全带”等等。但残酷的现实表明,这些标准成了空中楼阁。对于还用拖拉机、农用车、三轮车接送孩子的农村小学、幼儿园来说,有一辆校车就不错了,“一人一座”岂不等于“何不食肉糜”?

  所以,在谈制度建设之前,首先要解决硬件问题。购置校车,理想状态当然是政府担当,公共投入,财政全包,在一些发达国家,校车也被政府纳入了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在我国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我们不妨来算一笔账,假如平均每个县200辆校车,以每辆10万~20万元计,花费大概在2000万元~4000万元,全国1600多个县,总费用在320亿~640亿元之间。这笔费用可否承担?我们不说今年全年的财政收入将历史性地突破10万亿元大关、远超8.9万亿的预算,也不提教育投入占GDP远未达到4%的目标、校车经费完全可以纳入这一指数,就一个数字——据报道去年政府采购汽车金额达800亿元——只要省出一半,或者多一点,全国的孩子们就有合格的校车了。

  即使完全依赖公共投入行不通,在一定时间里,还必须交由市场解决,政府也应该有所担当,从多个方面同时入手,构筑起校巴安全的“绿色通道”。

  比如,对学生而言,是否可以给需要乘坐校车的学生发一定数量的“车补”(理论上也是可行的,毕竟乘校车上下学的孩子还是占少数),购买交通服务,从而刺激供给方市场提高服务质量,保障学生安全;从校车制造入手,政府可以对生产校车的企业给予税收优惠,比如可对校车主要零部件减免税收,甚至是财政补贴,鼓励车企为学校提供价格低廉、安全可靠的校车;从校车营运入手,鼓励校车服务社会化,由社会力量承包学生运输,政府同样可以用财税倾斜,使得运输企业有利可图,可持续发展……只要下决心解决,总会找到办法的,就像不久前施行的“免费午餐”一样。(作者:练洪洋)

责任编辑:hdwmn_ctt

二年级部分学生所佩戴的“文明小标兵”牌  日前有媒体报道:云南景洪市一所小学按照“好学生和差学生”的标准分档次,给“好学生”挂上“优秀学生”牌。记者调查后发现,这是景洪市第一小学个别班级为激励学生养成文明好习惯,给表现好的学生挂的“文明小标兵”牌,挂“牌”是为鼓励学生培养文明习惯。   老师为激励学生养成文明好习惯,给表现好的孩子挂“文明小标兵”牌,这本来很正常。而有些家长因为孩子没能挂上回家哭诉,就指责学校“这样搞对学生的自尊心打击太大,会对学生的一辈子都造成影响”。笔者认为是紧张过头了,如果孩子仅仅因为一次没有挂上牌,就使“自尊心”受到“太大的打击”,甚至“对一辈子都造成影响”,那么他(她)的性格未免太脆弱。   教育不仅有鼓励,还有挫折,两种方式,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现在有些家长却陷入了误区 ,注重鼓励而忽视挫折。不让孩子受一点委屈,其实是剥夺了孩子参与生活锻炼、经受挫折的权利。   据老师解释:她为全班63名学生每人做了一个“文明小标兵”牌,不管学习成绩如何,只要当天遵守课堂纪律,或者文明礼貌、卫生习惯做得好,学生都会领到牌子。不过牌子限当天有效,放学时就统一交回。目的就在于树立先进,激励上进,让学生从奖惩分明中学会自我价值的认知和判断。这种在实现教育资源公平的前提下,利用差异化的教学手段激励学生,实则值得借鉴。   如今,社会上有些人总戴着有色眼镜看学校,质疑学校、指责教师,在舆论关注下,学校成了弱势群体。笔者认为大众应该理性地对待教育创新,多一些理解和鼓励,少一些吹毛求疵的质疑,否则打击了教育探索的积极性,谁还愿意再潜心去搞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创新?(林日新) (来源:千龙网) 责任编辑:hdwmn_wyb

记者从财政部获悉,今年10月,个人所得税收入352.37亿元。受提高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影响,本月个人所得税减收明显显现。从环比看,本月个人所得税比9月份减少99亿元,环比下降22%。9月份政策减收效应已有所显现,个人所得税已比8月份减收33亿元。10月份与8月份相比,收入相应减少130亿元左右。(《京华时报》11月17日)  个税改革之后,两个月减税130亿元左右,应该说是一个不小的减税规模。但是从网上跟帖来看,很多网民还是认为减税规模小,应该学习香港税制,拿香港“单身青年年收入17.8万,只需缴税729港元”进行对比。笔者觉得,在当前内地税收结构间接税比重过大,直接税比重较小的情况下,不能简单地和香港比,而是要看改革的减税方向。对于减税改革,纳税人要与官方形成良好互动,而不是让质疑和指手画脚,淹没正确的改革价值取向。  首先,个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例小,减税规模自然就小。财政部日前公布了《2011年1-9月税收收入情况分析》报告,报告显示,1~9月,个人所得税完成4995.12亿元,同比增长34.4%。个人所得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7.0%。由此,我们计算得知,个税月平均收入为550亿元。如果按照10月份个税减税额99亿元计算,减税比例达到18%以上。这应该是一个不小的减税幅度。  其次,由于个税收入的65%以上是工薪阶层缴纳,所以这减税的获益者,以工薪阶层为主。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市地税局最新统计表明,10月份,广州全市共有402万名工薪族申报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为零,占之前广州市工薪收入者总申报纳税人数的71%。10月份,全市征收个人所得税13.3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3.4%,与今年9月环比下降25%。其中,全市征收工资薪金所得个人所得税9.8亿元,比今年9月减少5亿元,下降33%。  第三,今年除了个税减税改革之外,增值税、营业税起征点,也提高到5000元至2万元,进一步对中小企业和个体户减轻流转税环节税收幅度。另外,对小型微利企业的印花税等也给予减免。上海也试点了增值税扩容改革,建筑业、物流业等亟须减负的“三产”,将减少重复征税,以减轻税收负担。在当前社会需要大量公共服务产品的情况下,这种积极的减税姿态无疑值得称赞。  当然,相对于财政收入增长幅度,减税改革步伐好像有点慢,与大众的期望心态不吻合。笔者觉得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当前经济发展的结构性矛盾、改革的复杂性、各种利益纠结以及需要改革的任务都有很大关系。就拿税收改革来说,要做的工作太多了,资源税要转型,个税要改革,增值税更要改革,这些需要逐步稳妥推进。  任何一项改革,都需要民意与官意的良好互动,在税收改革这项涉及纳税人基本权利的改革上,尤其如此。有关部门应对纳税人的权益予以基本尊重,公众也需要以耐心等待改革的逐步深入,而不能急于求成。

责任编辑:hdwmn_wyb

国务院新闻办16日发布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的新进展白皮书,农民贫困人口在过去的10年中减少了超过6700万。但有学者认为,中国的扶贫标准过低,不足世界银行标准的一半。中国人权研究会和中国社科院今年发布的人权蓝皮书认为,中国应当将贫困线标准提高到世界银行每人每天1.25美元的标准,那么扶贫对象将会扩大到1.5亿。(11月17日《新京报》)  贫困线的标准不同,贫困人口的数字就不同,根据这些数字所得出的扶贫成绩就大相径庭。多少年来,相关扶贫部门一直在“做减法”,强调贫困人口减少了多少;而一些专家学者却力图在“做加法”,强调如果和国际贫困线标准接轨之后,贫困人口实际上增加了多少。一方强调的是赫赫的扶贫成绩,一方则强调的是真实的贫困现状。  扶贫当然需要有数字的加减来直观展现现状和过程,但扶贫又不是一道简单的减法题。这是因为,扶贫是一道民生含量极高的、复杂的社会学和福利学难题,其中简单的数字加减是不足以反映这种复杂性的。  不错,10年来,我国的贫困线标准一再调整,已经由2000年的865元人民币逐步提高到2010年的1274元人民币。然而,这一看起来提升很快的数字,仍然与世界银行标准有很大的距离,甚至单从提升的幅度上来看,我国的贫困线标准与国际标准的差距也是越拉越远的。  实际上,世界银行有两条贫困线标准:日收入2美元就已经是贫困线,用于普通的发展中国家;日收入1.25美元,叫做绝对贫困线或极端贫困线,用于非洲等20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而我国目前1274元的贫困线标准,只大约可折算成每天0.55美元(按照目前6.35的人民币、美元汇率)。这就是说,这样的贫困线标准,在我国才算得上是贫困人口,才有可能成为政府的扶贫对象。反之,只要年收入超过了这个数字,那就等于脱贫了,就该被归到那减少了的6700万之内。  去年,国家统计局提出了一个“健康生存”的概念,即除了基本的营养需求外,还要满足让人生活健康的标准。而新贫困线标准就是要满足于这个健康标准,我不知道这个“健康生存”概念的提出究竟涵盖了多少生存要素,也不知道这个“生活健康标准”究竟是怎样的,但是,按照一般的生活常识,如果一个人既要满足基本的营养需求,又要让自己生活得健康,靠每天平均0.55美元来维持是不是太过捉襟见肘?如果达到这个标准就算是脱贫了,就被列入骄人的“减法题”了,那么,这些人口中的照样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等等实际贫困内容,是不是也可一道被“减去”了呢?  贫困现状往往是很简单的——无所有就是贫困,贫困线的标准看起来也不复杂——一个简单的数字就可标识出来,但扶贫的成效却不该那么简单,至少不该根据简单的减法就可判定。因为,在那些冰冷的数字之后,往往有着这道减法题无法涵盖的民生内涵。

责任编辑:hdwmn_wyb

到11月初,我已经成为部门里唯一的“无车一族”,纵观其他12位有车族,有10人开的都是10万元以上的“洋货”。虽然奇瑞早已成为自主品牌的骄傲,但是,我们这些安徽老乡好像很少支持它。小至企业,大到一个国家,人们买车时好像更偏爱外国品牌。  据南方网报道,去年政府采购汽车金额攀升至800亿元。媒体报道,众多走纯市场路线的自主品牌,如奇瑞、吉利等,很难在公务车采购倾斜中获得太多实利。以奇瑞为例,2009年奇瑞汽车在政府采购市场销售3400余辆,只比2008年增长0.4%,仅占2009年政府采购总量的约2.3%。(《中国青年报》11月17日)  基于现实状况,很多人表示政府采购这种“市场资源”不应该错过,甚至有人认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自主品牌采购与绩效考核体系挂钩”。笔者认为,自主品牌汽车销售不应该依赖公车采购。  改革开放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市场化,我们花去几十年的时间摸索出来的成果不应该轻易放弃。虽然汽车自主品牌还不是很强大,可一旦将汽车销售纳入到政府采购的“指标”里,原有的竞争秩序必然被打破。短期内,我们可能看到自主知识品牌的“遍地开花”,可一旦遇到遇到真正的考验,这些民族品牌就会像温室里的花朵,“见光死”是其必然的命运。  另外,政府采购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也让人担心。腐败、钱权交易渗透到民族汽车品牌领域不是没有可能,为了防微杜渐,为了给民族品牌一个纯洁的发展环境,倒不如放弃短暂的“好处”。  否定汽车民族品牌销量依赖公车采购,并不等于放弃国内市场。美国汽车业很发达,但是为什么美国人首选日本车?从美国三大权威机构——J.D.Power、《消费者报告》(ConsumerReports)以及福布斯(Forbes)发布的3张榜单来看,日本车的行驶试验结果、安全性、可靠性、品牌综合实力等,更受消费者认可。  回头看我们的自主品牌,奇瑞在东南亚、巴西等地或建厂,销售取得巨大成就,也是因为价格、车型优势。没有天生的崇洋媚外者,也没有“外国货香”的道理。只要做得足够好,就一定可以赢得国内市场的信赖。盲目地去推广,即使铺天盖地都是我们自己的车型,我们的品牌也未必就“深入人心”。

责任编辑:hdwmn_wyb

11月14日,南京气象局官方微博“南京气象”在其气象预报中出现了“PM2.5细微颗粒物浓度”数值,该条微博仅存留了数个小时,即以“误发”为由被删除。16日,南京气象台负责人表示,他们对PM2.5的浓度数据没有发布权。他们已对此事追究了相关责任。(11月17日齐鲁晚报)

  诚然,气象部门官方微博率先发布不妥。一来PM2.5属于空气质量范围,按照环境信息发布的相关规定应由环保部门权威发布;二来PM2.5尚未纳入空气质量的监测评价范围,缺乏一个出台标准、统一监测和发布信息的制度与机制。但是,如果数据真实、准确,让PM2.5数值见见光也不是天大的事,删了就删了,大可不必追究“相关责任”。小媳妇再丑,还是免不了要见公婆的,只是早迟的问题。

  倒是“南京气象”微博擅发PM2.5的动机更值得关注。包括京沪在内的我国多地持续出现大雾天气,严重影响了居民的日常生活,引发了网民对空气质量问题给健康带来的担忧,政府部门给出的空气质量数据往往与公众直观感受存在较大差异,这就让PM2.5这个专业性很强的词汇一下子闯入众目睽睽的视野。而此间关于是否将PM2.5列入环境评价体系的“口水仗”将这一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各方争论鹊起,众说纷纭。其焦点不在技术、资金和能力上,而在于与地方政府政绩权重的博弈上。因为一旦将将PM2.5列入环境评价体系,根据目前的数据,达标者寥寥无几。正是由于围绕PM2.5的讨论吊足了公众的胃口,“南京气象”微博才瞅准这一热点话题,打一把“擦边球”,收获一片眼球,不少网友评价其“意义非凡”。

  气象官博擅发PM2.5数值从一个侧面折射了民意诉求。应该说,此间环保部门的应对是积极的。环保部相关负责人16日通报说,《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次征求意见稿的最大调整是将PM2.5、臭氧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并收紧了PM10、氮氧化物等标准限值。这些都可看作PM2.5列入评价的一只靴子已经落地,彰显制定环境标准重视公众健康,决不只考虑发展因素而牺牲公众健康的立法原旨。的确,发展的目的就是改善民众的物质文化生活,让民众拥有更多的安全感与幸福感,而不是牺牲环境代价与民众健康来追求没有质量、甚至是带来严重污染的发展。期待决策层不再停留于讨论,尽快将PM2.5列入评价范围。那么,这些微曝数值,能否为PM2.5脱下“另一只靴子”? (梁江涛)

(来源:千龙网)

责任编辑:hdwmn_wyb

11月17日下午2点多,北京丰台区下柳子村附近的一处街边平房小院内,两名男子被发现倒在屋内昏迷不醒。经检查确认,这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一人身亡,另一人重度昏迷。(11月18日《京华时报》)

  寒冬来了,取暖安全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可是为啥每当到了冬季取暖的时候,就会出现煤气中毒等安全事故发生呢?因为天气寒冷,少数市民或居民缺乏取暖知识,或者一时的疏忽,就可能造成煤气中毒的安全事故而处在死亡的边缘。

  隐患险于明火,防范胜于救助。预防煤气中毒是有关部门年年要做的一项工作,一进入冬季有关部门就张贴通知,提醒大家杜绝此类悲剧的发生。为此,冬季用煤炉采暖,要注意通风,晚上尽量避免人和煤炉同处一间房很重要。社区、居委会等工作人员应开始宣传预防煤气中毒、安全取暖的工作,要进行挨家挨户进行了走访检查,不但要从思想上真正重视起来,而且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煤气中毒防患于未然,把一切安全事故的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与此同时,相关部门能在入冬前及时发出通告,提醒居民注意通风,防止煤气中毒。比如:电视台在播报天气预报之后,预报员不妨加上一句“天冷了,请居民注意室内通风,检查烟囱,防止一氧化炭中毒”等。关怀,就体现在这些小事之中。也希望这个冬天不再发生煤气中毒事件,大伙都暖暖和和平安过冬季。(周运华)

(来源:千龙网)

责任编辑:hdwmn_wyb



除非注明,贺卅新闻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