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资讯网

海口资讯网

是领先的中文新闻门户网站,也是互联网中文新闻资讯重要的原创内容供应商之一。依托中新社遍布全球的采编网络,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在新闻报道方面,中新网动态新闻及时准确,解释性报道角度独特,稿件被国内外网络媒体大量转载。

菜单导航
主页 > 新酷科技 > 正文

《五环之歌》与《牡丹之歌》纠纷尘埃落定的背后

作者: 海口资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07:04:04

科技日报记者 操秀英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很多人的脑海里都曾萦绕过这首《五环之歌》,但部分人可能不知道,这熟悉的旋律与《牡丹之歌》中的“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相近,《牡丹之歌》的歌词著作权人还因此诉诸法律。

近日,针对《五环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编权一案,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原告(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五环之歌》的歌词不构成对歌曲《牡丹之歌》歌词的改编,故未侵犯对歌曲《牡丹之歌》词作品享有的改编权。

    “这个案子对于著作权专业人士来说并不复杂,因为原歌曲的曲作者并没有起诉侵权,而《五环之歌》的歌词是重新创作的,不存在侵权原歌词的著作权问题。” 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伟君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案件回放——

     据了解,《牡丹之歌》是1980年由乔羽作词、唐诃和吕远作曲、蒋大为演唱的歌曲,该歌曲曾于1989年获得中国唱片奖,经过30多年的传唱已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

众得公司后经乔羽授权依法独占享有《牡丹之歌》词作品以及音乐作品著作权之共有权利的著作财产权,并有权依法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2018年4月,众得公司发现,岳龙刚未经授权擅自将《牡丹之歌》的歌词改编后创作成《五环之歌》用于商业演出,并在万达公司、新丽公司、金狐公司拍摄制作的电影《煎饼侠》中作为背景音乐和宣传推广曲MV使用,遂以万达公司、新丽公司、金狐公司、岳龙刚侵犯其《牡丹之歌》改编权为由,向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下称滨海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上述四被告停止使用电影《煎饼侠》第46至51分钟有关《五环之歌》的背景音乐,停止《五环之歌》宣传MV的互联网传播;四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费用10.25万元。

     四被告辩称,该歌曲属于可分割的合作作品,众得公司对该歌曲的曲作品不享有著作权利,仅有权对词作品主张权利。

    滨海法院经审理查明,歌曲《牡丹之歌》系为电影《红牡丹》而创作的合作作品,合作作者之间理应具有共同创作的意图,且该歌曲的歌词与曲谱在创作方式与表现形式上可予明确区分、合作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使用,在不损害作品完整性的前提下,曲作者唐诃、吕远就该歌曲的曲谱享有著作权,词作者乔羽就歌词部分亦享有著作权。

    从两者的内容和主题看,两首歌歌词的核心内容和表达主题并不相同。从两者的具体表达方式看,两首歌对应部分的歌词中仅有“啊”字这一不具有独创性的语气助词相同,除此之外,《五环之歌》的歌词中并未使用或借鉴《牡丹之歌》歌词中具有独创性特征的基本表达,且为配合歌曲的整体风格,《五环之歌》的歌词中还加入了说唱元素,故《五环之歌》的歌词已脱离歌曲《牡丹之歌》的歌词,形成了独立的一种新的表达。最后,从整体上看,两首歌曲的创作背景及歌词部分所体现的风格与表达的情感也存在差异。

    综上,即便《五环之歌》的灵感和素材来源于《牡丹之歌》,并使用了与歌曲《牡丹之歌》中对应部分的曲谱,但该案并不涉及对《牡丹之歌》曲谱使用行为的认定。仅就歌词部分而言,《五环之歌》的歌词不构成对歌曲《牡丹之歌》歌词的改编,故未侵犯众得公司对歌曲《牡丹之歌》词作品享有的改编权。据此,判决驳回众得公司的诉讼请求。

   众得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天津三中院。该院维持原判。

不涉及对曲是否侵权的裁决

“这个案子在国内音乐作品侵权纠纷案中比较少见,是我第一次见到歌词著作权人对重新创作歌词的行为主张侵犯其著作权的,所以,该案判决不涉及是否对曲子侵权的问题。”张伟君说。

     审理过《五环之歌》侵权案件的海淀法院法官王栖鸾对媒体表示,王栖鸾指出,已有证据表明,《牡丹之歌》符合合作作品的构成要件,构成合作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合作作品分为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和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牡丹之歌》属于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即词曲作者在共同享有该歌曲权利的同时,词作者对其创作的词部分、曲作者对其创作的曲部分各自单独享有权利。

本文地址:/xkkj/713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